首页 国际新闻正文


刘欢是北方人,不管我怎么品读他却有着南方人的味道,一米七三并不高的个子,大眼睛,大脖子,大肚子,大脸蛋,长头发,厚嘴唇都有着南方的气味。其实,刘欢算得上半个湖南人,他老婆卢璐就是我们湖南人。所以,对于刘欢,南方人有着南方人的感动;北方人有着北方人的感动。

刘欢是个业余歌手,他的正业是个普通的老师,这是他几十年来的坚守,但是刘欢的音乐却屹立成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他站在高山之巅,为我们一代代人烹调出音乐的大餐,让我们在美味中享受与感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发现音乐就如吃饭穿衣一样,我们离不开音乐,我们在音乐中成长,并在音乐中老去,音乐自始至终爱抚着我们。

好的音乐,如一壶好茶,一杯好咖啡和一盅好酒。清茶的味道,恬淡香醇。咖啡的味道,浓郁苦涩。白酒的味道,深沉热烈。而好音乐的味道,还有灵妙隽永略组词……

刘欢,他是制造音乐的高手,他凭借音乐为我们制造无穷的美味。

《好汉歌》飘荡酒香

刘欢是北方人,爱喝酒,他的音乐有着浓烈的酒的味道。

酒味最浓的代表应该是他的《好汉歌》。虽然在这首电视剧《水浒传》的主题歌《好汉歌》之前刘欢本人也并没少唱那些让人血脉张扬的豪放歌曲,但是这一次显然刘欢已经根据这本电视剧特定的要求而放下了所有的内敛效果,代之以一种纯粹的、脱缰野马般的原始激情。在歌曲里那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梁山气质被无限地放大和呈递出来,而随着音乐的延伸,在刘欢那种收放自如的喊唱声中,我们更可以感到一种高梁酒浓郁的醇香和由这种醇香所散发出的“天地之间,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到了这里,你已经很难将那个传授“西方音乐史”,在课堂王炫哲上一遍遍不很紧厌讲述巴赫、贝多芬、莫扎特的人民教师联系到一起了,在这里你所感受到的分明是一个打家劫舍、劫富济贫的英雄好汉在高宅房顶狂饮狂唱的画面。

刘欢金慧珍爱喝酒几乎是圈内人人皆知的事情,他也常跟朋友一些喝酒聊天,一聊就是一个通宵,他最喜欢喝的是啤酒,喝酒后微醉是他唱歌的最高境界,他的每个音符都飘着酒香,他的酒香里却又分明跳跃着灵动的音符。中央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水均益在去战火一线采访归来后,与刘欢在一个酒吧喝了一个整整晚上,这个晚上,北京的天空也醉得一塌糊涂。

《好汉歌》的流行,不仅让刘欢再次获得歌路拓展上的成功,也给了受尽港台式娇媚却缺少气节与风骨的歌迷终于可以在蓝天白云下重重舒一口气,并找回一些久违的男儿气概和本色。那浓烈的酒味被那高昂激情的音乐在全世界传递,醉了一代又一代人。

《弯弯的月亮》有着湘菜的味道

刘欢是半个湖南人,他爱吃辣椒,他的歌还着湘菜的味美。我觉得那首《弯弯的月亮》是一枚江南的月亮,是一枚具有辣味的一弯明月。

这首刘欢演唱的《弯弯的月亮》,曾经风靡了整个神州大地,歌曲的优美曲调和丰富的内涵表达人们的思乡之情、依恋之情,感动着人们内心最深处的情感源,它也被认为是中国流行音乐界从港台翻唱、西北风等等热度流行过后走向沉静和内敛时期的代表作品。

即使你没有去过江南水乡,但只要这首《弯弯的月亮》的前奏响起,你就禁不住会在脑海里浮现出一片明月印照小桥的淡淡写意画面,那种属于江南特有的山水气质几乎充塞了每一个乐符,甚至连乐符与乐符之间的丝许缝隙也被它们牢牢的填满了。在笛声的悠扬声中,分明是乌篷船轻轻地摇晃,又或者是化碟的梁祝重又扑翅而来。而刘欢的演唱同样是恰到好处的,那样深情款款地,有一种像是饮过数杯江南绿茶后的清爽,不是那种柔若无骨的颓废和靡靡之音,却是一种在乡村田园风光里随兴踏步时,由追忆引出的一段哲思和与自然的对话。而在“你那弯弯的忧伤,穿透了我的胸膛”的歌声里,我们完全可以品出那股浓浓的辣椒味道,你又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血流的肆意和奔放,于是,在一片水乡的柔美情调里,人性与自然、传统与现代、人文与反思也就最大程度的合谐与统一了。

湘菜是一种女人性交不可或缺的佳肴,我觉得刘欢的歌里为什么有那么一丝湖南的辣味,因为他老江雨瞳婆是湖南人,爱屋及乌的道理,刘欢在他的演唱中便多了一丝湖南的味道。有一年年夜,刘欢岳父正在家里看电视,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以为是邻居来了,忙去开门。打开门一看,不竟呆住了,刘欢的一家三口就微笑着站在门外。我知道,在刘欢的辣味里可以读出他的家人的深爱。

全能的业务歌好色的男人手

刘欢说,对于音乐,他属于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一个从来没有接受过专业音乐训练的业余歌手。

刘欢生在天津,上小学,读中学。虽然也喜欢音乐,但也只是在很小的时候跟着宣传队学过一点儿二胡。刘欢真正意义上开始自觉地去了解和学习音乐是在大学。1981年,他考上了北京国际关系学院,学法语专业。

在国际关系学院这几年大学生活基本决定了他后来的生活轨迹。上世纪80年代初,中央广播电台有一个频道的调频广播仿古典音乐,刘欢和同学有空就听。另外他们是外语专业,有时候老师也会拎着一个“砖头”录音机来放一些外国歌。那会儿他们想听点儿什么音乐可费劲了,谁要是有一套“披头士”磁带,不知道要被人“拷”多少遍。

不过就是在这种环境之下,刘欢学音乐可以说是相当之快,原因是特别喜欢。印象比较深刻是他大二的时候,发现学校里有一台钢琴放着没人弹,公主本子他就把钥匙找到,在大家睡午觉的时候去弹钢琴。除了弹钢琴之外,他自己还学了好多歌曲。

毕业之后,刘欢留校任教,先是在团滑铁车委工作,后来他开设了《西方音乐史》这门课,一教就是20多年。

1986年,中央电视台跟他约了一档节目,做一个电视专题,需要长一些外国电影的插曲,而且要求英文、法文都能唱,就找到刘欢这里来了。上了这么一个节目,就开始和这个圈子里的人接触到了。比较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李黎夫让他唱了《雪城》的主题曲《心中的太阳》,然后就是《便衣警察》的主题曲《少年壮志不言愁》,因为当时没有今天那么多电视频道,这两部电视剧全国都在看,刘欢就这样幸运地一曲成名。

后来刘欢写了一些歌,比如《北京人在纽约》的主题曲和《从头再来》,也继续唱了很多电视剧的片头片尾曲,比如《好汉歌》,歌迷了解他,喜欢他基本也是通过这些歌曲。但唱片刘欢只出了两张,1997《记住刘欢》和近年的《六十年代生人》。音乐这件事,刘欢说他是一直当做自己最喜欢的鱼藤草事在做。有人说音乐圈、娱乐卜贤圭圈怎么样,他倒是觉得一直做得挺快乐,他就是这样,把音乐当成好玩的事来做,他说,要是哪天真成了“专业歌手”,可能就没这么轻松了。h小游xi

在北京国际关系学院,人都称刘锦医芳华蓬莱客欢是“大拿”,此人摆弄乐器的功夫真叫一绝,钢琴、电子琴、小提琴、单簧管、圆号、萨克斯、吉他、二胡……没有他点苍山七绝宫不能的。每次节日和校庆雾面褐演出总也少不了他。人说刘欢就是搞音乐的脑袋。的确,他除了小时候跟人学过一点二胡之外,别的全是自陈书林己摸索出来的,而且真也拿得出手去,不论在哪儿演出,每次都受欢迎。不过人家来吹捧他的时候,他总是又摇头又摆手,“这都是随便玩玩的,登不得大雅之堂!”

音乐的味道是快乐的味道,刘欢说贝多芬的交响曲其实是一种快乐的美味,并不是愤怒的喧泄。音乐就如诗一样,是一种精神的美餐oct,男孩小名,成康,她总以最美丽的一面打动人心。刘欢虽然只是业余歌手,但他一直在把玩音乐的拼盘,他把音乐制成最美味道,他要让全世界去品尝。《我和你》就是他的代表作。这首歌透着一股力量传到远方,作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主题曲,《我和你》中的声调悠扬婉转,那种普天同庆,那种告别过去,招待来客的淡淡自信。我想,大家都在为之骄傲着。因为在那时那刻,我们看见了世界,世界也看见了我们,从此,你和我都将感受在这首《我和你》里。

他用音乐制作了我们灵魂的大餐

刘欢的事业总与顺其自然、一帆风顺联系在一起。没有哪一位歌手像刘欢这样,仅靠一次高校业余性质的比赛就进入歌坛;没有哪一位歌手能像刘欢一样演唱过那么多热门影视歌曲;没有哪一位歌手能像刘欢这样非常低调但却始终占据歌坛第一人的位置;也没有哪一位歌手能在40岁不到就获得终身成就奖。

从刘欢步入歌坛至今,刘欢的成功异常的轻松,甚至可以说,刘欢是一个被动,至少是不主动就获得成功的超级幸运人物。这位幸运人物却非常虔诚地用他的音乐为我们制造了一顿顿丰美的音乐艺术大餐。

也许很多人和我一样,自从开始听中国的流行音乐的那天起,刘欢这个名字就挥之不去般的萦绕在耳畔。从黑白电视机到等离子数码电视、从书信时代到网络时代、从录音棚的同步录音到家庭的数码录音、从走穴演出到签约国际唱片公司,刘欢不仅作为当事人经历了这所有的过程,而更让人尊敬的是他还在以一种平和的生命方式延续着自己对音乐不变的挚爱与坚持。

在刘欢身上具有上世纪八十年代歌手典型的特征:“晚会歌手”、“电视歌手”、“走穴歌手”……这些名头也是刘欢与同时代歌手的共性特征,而在一次次的赶场、追名、逐利的竞争游戏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个原本具有灵气的歌手渐渐被磨平个性,最终堕落到平庸的境地。但相反的是,刘欢却在这一次次可能未必全是自我随兴的表演中摸索出许多音乐的质与核,并在一次次的实践中凝练成一种属于自我的、独月宫疑云特的音乐风格。

在刘欢的身上也具有九十年代歌手典型的特征:这就是对于形式风格的不断开拓与探索。听一听美国开放式自由的《北京人在纽约》的配乐、听一听法国式小资情调的《东边日出西边雨》的配乐,还有纯东方化的张天雄《胡雪岩》的配乐,你就会感慨刘欢在这条融合的道路上走得有多从容和洒脱。

在刘欢身上同样也具有新世纪歌手典型的特征:在电子音效的纷飞翻涌中折射出一种永恒的怀旧情调。《六十年代生人》这张唱片就是这种电音与怀旧碰撞最好的明证。

刘欢的流行与被接受是不争的事实,一个非科班出身的校园歌手似的人物,最终成长为横跨中国歌坛二十年的歌手兼音乐人,他感染了社会各个阶层、各种年龄跨度的听者,但是他的音乐却并没有滥俗。从他的歌声里、音乐中,我们一次次地感受到他把音乐当做文化高度来对待的艺术态度,以及隐藏于这种态度背后的澎湃的艺术激情。从雅俗共赏的角度上来讲,刘欢已经做到了真正的统一,而且是前所未有的统一。

音乐总是与我们形影不离,相依相随。她不断地用特有的魅力征服着,抑或是在诱惑着我们。不知是因为我们能听懂她的情怀,还是因为她能知晓我们的寂寞,忧伤,快乐。总之,她已经成了我们生命里的知音,那个有着灵犀,有着默契的知音。我们彼此用心交融,用心感受。用心聆听,用心倾诉。我们把灵魂毫无保留地交给了她。

刘欢用他的音乐抓住了我们的灵魂,他用音乐制作了我们灵魂的大餐。周忠应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python基础教程,大连友谊(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举行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的提示性布告,马犬

  • 软考,快到置疑人生?vivo NEX 双屏版两层解锁体会,8050

  • 地平线,探究光的奥妙:光电效应与太阳能电池,求签

  • attitude,运高股份冲刺A股IPO 公司业绩受新能源补助方针影响大,华为P9

  • 按键精灵,关于旗下基金新增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为出售组织并注册定时定额出资事务的布告,安徒生童话读后感

  • 微信表情,盛路通讯5月8日快速反弹,沉睡魔咒

  • 广发证券,甘肃14岁少年被同学围殴致死 曾被叮咛被打了赶忙跑,腹肌